www.18gob.com:四次被判死缓的金哲宏案再审:我出来必须得是清白

“我出来,那就必须得是清白的”

今年5月6日,金哲宏终于收到了吉林省高院的再审通知,“等了23年”,他对律师袭祥栋说。

那些因金哲宏案跟艾鑫相识的记者,有些还一直跟她保持着联系。“有个记者来采访的时候,像个高中生,现在他都当爹了,没想到这个案子会这么难,拖这么久,”艾鑫感慨地说。

在部队时,金哲宏性格开朗活泼,能歌善舞,因为表现优秀,曾被抽调给重要领导做安保工作。如今金哲宏当年的战友从事着各个行业的工作,“全国各地的都有,每个人都风风光光,日子过的不差”。艾鑫不免想到,如果不是23年前的那桩案子,金哲宏大概会混得不错。

律师李金星提到,金哲宏在狱中谱了一支曲子,歌颂自由的可贵。而自己和团队在尽一切力量和时间赛跑,“我们不希望把他救出来之后,这个人却虚弱到死掉”。如今的金哲宏患有肾病、胃病、糖尿病,无法摆脱双拐独立行走。

10月15日,再审庭前会议后,律师袭祥栋在监狱会见了金哲宏。他告诉深一度,金哲宏的身体状况较差,“前段时间得了脑梗,导致左半身麻木不随,左肢半知觉,甚至不能握拳,经打针治疗,才稍稍回复,金哲宏期待尽早开庭”。

如今的双河镇起了一片片的高楼,承载着当地人记忆的电影院、少年宫、第四中学都搬走了,“变化太大了,现在的双河镇早不是从前的样子了”。镇上的人,也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他要是想妥协的话,可能早就认罪减刑了。他说过,我出来,那就必须得是清白的,”金哲松说,三哥金哲宏曾告诉过他,“我相信茫茫的沧海当中,我有平反昭雪的日子”。

(文中李莹、金岩、艾鑫为化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