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博东方开户:扬言退出《中导条约》,特朗普醉翁之意在中国?

原标题:扬言退出《中导条约》,特朗普醉翁之意在中国?

文/洪鑫诚

上周末,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可能是目前为止最令人“细思极恐”的退群宣言。美联社当地时间20日报道,特朗普称美将退出与前苏联于1987年签订的《中程核力量条约》(简称中导条约),理由是俄罗斯违反了该条约。不过,特朗普没有提供更多有关俄罗斯违反该条约的细节。他还表示,美国需要发展军事装备。

null

(美联社报导截图)

根据《中导条约》规定,美苏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这一条约对约束军备竞赛紧张氛围及冷战最终和平收场都有重要意义,被誉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协议”

如今,特朗普兴致冲冲要毁约,而一旦美俄两个核武大国都不再受《中导条约》限制,对全球战略平衡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更有多方观点认为,如果特朗普延续这一立场,美国可能不再续签《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乃至最终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将世界拉回冷战和军备竞赛的边缘。

普京的怒火和欧洲的恐惧

由于特朗普率先将其退约的理由归咎于俄罗斯,指称其早已违反《中导条约》的规定。而若俄罗斯真的从条约的约束中“解放”,首当其冲置于其中程导弹射程的将是欧洲。因此,特朗普此举遭到俄罗斯和欧陆国家的质疑和批评声最为猛烈。

俄罗斯方面,美国人首先面对的是普京的“礼尚往来”。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上,这位铁汉领导人放出狠话:“我们不会先发动打击…… 但侵略者应该知道,报复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将会被摧毁。而我们作为遭受侵略的受害者,作为烈士,将会升入天堂,而侵略者只能是可耻的死亡,因为他们甚至来不及后悔。”

null

(图自视觉中国)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Konstantin Kosachyov)则认为,美国退出意味着“人类在核武器领域正面临着完全混乱的威胁”。俄《观点报》也警告,特朗普正在打开世界通往核战争的“地狱之门”。

再看欧洲。CNN引述美国国务院前发言人科尔比(John Kirby)的话称,《中导条约》为欧洲提供了保持战略稳定的措施。如今“欧洲盟友恐怕没有一个乐意听到这一消息。”

果然,欧洲大陆两强法、德都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法国外交部22号表示,法国呼吁“所有相关各方应避免做出任何单边主义的仓促决定”。法国总统府同日说,法国总统马克龙21号与特朗普电话会谈,重申《中导条约》对于欧洲安全以及战略稳定的重要性。

null

德国外长马斯表示,《中导条约》关系到欧洲核心利益,德国将把《中导条约》当作北约的首要议题。《中导条约》的签署以及中程导弹撤出德国是裁军政策的最大成就,德国不能坐视裁军成就的倒退。只要还有机会,德国将通过外交渠道,尽最大努力维持这一条约。

null

而英国虽然官方摆出挺美立场,学界也多有质疑声音。《卫报》援引英国皇家三军联合研究院副主任马尔科姆·查默斯的话说,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核武控制方面最严重的危机”。

“极限施压”老套路

不过,乍看疯狂之下,特朗普未必真的希望看到世界走向“玉石俱焚”的悲剧,他出人意料的抛出这一议题,更可能又是为一次精心设计的谈判带节奏。

果然,国安助理博尔顿前脚访问莫斯科,特朗普22日又在白宫高调放话称美国将扩充核武器库。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他又强调,中国并未参与《中导条约》,类似的协议应该包含中国。

当然,话全说死就没得谈了,特朗普最后仍然暗示了他收手的条件,他说:“当他们都醒悟了,我们都会聪明一点,都会停手。我们不光会停手,还会缩减(核武库),我希望这样做。但现在,是他们没有遵守协议”。

那么,特朗普的逻辑就很清楚了。一如过去惯用的 “极限施压”(Maximum Pressure)策略,他试图以严重的后果为威胁来倒逼对其有利的谈判结果。在朝核乃至WTO问题上,特朗普这招屡试不爽。

同理,这次特朗普最期待的,是以威胁撕毁《中导条约》迫使各国重新制定一个有利于美国的核武制度安排。他的态度也很蛮横,基本上就是:能谈出对美国更有利的,那就谈。谈不出,那干脆大家搞军备竞赛,看谁能扛。

明指苏俄,暗防中国?

而事实上,最初只在俄罗斯之外被“顺带一提”的中国,恰恰可能是此举潜在的最大受害者。

首先,虽然《中导条约》为美苏所签,特朗普表面上自然也只能率先针对俄罗斯说事。然而其连续暗示中国未受条约限制,意思已十分明确。

其次,过去在条约之下,俄罗斯也并未明目张胆的发展违规武器,美方的指责声多只能指向俄方对现有武器的改装,拿不出多少充分的证据。何况比起俄罗斯,中国的中短程导弹更让美国头疼。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并没有被纳入相关条约。更重要的是,《中导条约》所主要限制的“陆基中程导弹”(land-based intermediate missiles),几乎可说是中国战略武器中的杀手锏。

其一,与美军主要依靠海空实力称霸全球,拥有大量海基、空基战略武器不同。常在军事上被定义为“陆权国家”的中国,更多仰赖陆基武器提供所需的战略威慑,从而保证国家及领土周边安全。

null

(中国自主研发的东风21-D中程弹道导弹)

null

(在南海飞行的美国B-52轰炸机,图自美国国防部)

其二,《中导条约》所限制的导弹射程在500~5500公里范围,恰恰与中国对台海、南海等重要周边领土的战略辐射圈高度重合,这一区域也正是中美战略博弈的前线。

对此,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FR)22日跟进事态,在其评论稿中指出前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现驻澳大使哈里斯(Harry Harris)2017年曾建议美国与俄罗斯重谈《中导条约》以应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巡航和陆基导弹。而早在2011年就有美方智库学者在《华盛顿邮报》鼓吹美国应使中国加入《中导条约》或另外寻求一个相似的协议。

null

(CFR官网截图)

null

(华盛顿邮报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的那篇文章的两位作者均有美国国防部背景,且都在智库从事与台湾、两岸相关工作。其中Mark Stokes是长期鼓吹所谓“中共对台威胁”的“2049计划研究所”执行主任,与台湾关系密切。而Dan Blumenthal则是美国著名保守派智库企业研究所(AEI)东亚研究主任,曾任国防部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及蒙古事务高级主任。

以主张“遏制”中国的美国保守派立场来看,在西太平洋,尤其是台海和南海地区取得对中国的军事优势对于美国的战略利益至关重要。这些智库学者通过炒作中国威胁来刺激美国政府采取强硬对华立场,包括鼓吹“对台军售”,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美国不再“留一手”?

换言之,中美之间的这一结构性矛盾早已存在,而如今正值美国对华战略大转向,公开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大变局,不嫌事大的特朗普索性一举激活了这一矛盾。

null

(美国“围堵中国”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

《纽约时报》的相关报导也从侧面点出了特朗普的“醉翁之意”。 据该报报道,美国外交官员19日告诉该报记者,美国计划退出中程核力量条约的举动,并非完全针对俄罗斯,此举另外一个目的为了与中国在西太平洋地区进行对抗。因为由于《中导条约》的限制,美国无法在西太平洋部署中导武器,这赋予了解放军中导打击的优势。

同时,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此前美国副总统彭斯争议演讲也在该智库)的资深研究员John Lee最近便在CNN表示,特朗普此次动作看似拿俄罗斯说事,实则针对中国,事实上对亚洲的影响也比欧洲大得多,他还特别强调陆基导弹是中国在领土周边实施“反介入区域拒止”(Anti-Access/Areal Denial)战术的王牌。一旦台海等地未来发生军事冲突,这一战术事关中国能否把前来干预的美军抵挡在外。

null

(CNN文章截图)

曾任澳大利亚外长高级国安助理的John Lee认为,特朗普此举可能预示,未来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不会再“留一手”(with one hand tied behind its back)。

的确,过去在亚太,中国有陆基中导这张王牌,与美国的军事差距主要是海空实力,因而海军和空军也一直力争缩小与美军的差距,例如航母的下水就是近年来走出的关键一步。

然而现在特朗普决定出手,也动起陆基中导的主意,表面其不愿在任何方面失去对中方的战略优势。不难想象,如果美国今后能推动在其亚太盟国、军事基地陆续布置此类武器,美军可在此地区增加对付中国的战略选项,其战略力量将进一步增强。若缺乏有效制衡,现有的战略平衡也可能进一步朝美国倾斜。

在这种“阳谋”之下,中国不可能任其摆布,放弃陆基中导无异于自废武功。而特朗普则一副谈不拢就搞军备竞赛的架势,美国也完全有能力迅速建立起相应的中导力量。如此看来,达成妥协绝非易事,必须做好长期打算。

于是在贸易争端之后,中美之间的摩擦正在进一步向更具火药味的军事领域延伸,这对中美关系本身及区域和平而言都绝非喜讯。而近期台、美正值中期选举冲刺阶段,出现偏激议题概率增加,风险管控成为重中之重。

看来,过山车式的2018仍在疾驰,今年剩下的日子里,大家还是绑好安全带吧!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